一起聊聊“上学那些事儿”——耳朵树妈妈下午茶活动纪实(成都站)

发布时间:2018-10-22 15:29:36来源:耳朵树作者:耳朵树浏览量:231


耳朵树在成都有个漂亮的听力4S中心▼


成都也有一个耳朵树认为最漂亮、最用心的康复中心叮咚听语▼


2018年9月15日耳朵树联合叮咚听语康复中心举办“妈妈下午茶”(成都站)活动。

莞舒妈妈、丽尹妈妈、晨轩妈妈、一智妈妈和叮咚听语的创始人汤媌媌老师作为聊天嘉宾参与,此外还有神秘嘉宾索菲亚老师。

好多四川的粑粑麻麻参加了这次形式新颖、沟通无障碍的活动,让这个周日的下午开心而充实。

活动联合主办方:耳朵树、叮咚听语康复中心

鸣谢:中国听力语言康复中心


耳朵树妈妈下午茶活动是耳朵树的俱乐部常规活动之一。在这个沙龙里,没有说教、没有一对多的宣讲,只有相互之间的学习和分享。每期我们都会设立一个大主题和不同的分主题。聊聊别人,说说自己,妈妈的私房话,康复的启示录!


以下为活动纪实:

活动主题:孩子入普幼、普小,家长该做好哪些准备?

话题一:孩子语言康复到什么程度,可以去幼儿园了?

主持人:随着”早发现、早干预、早康复“三早原则的深入人心,有的宝宝不需要上康复中心就进入幼儿园,也有的宝宝需要先上康复中心,然后进入幼儿园或者小学。那么我们今天第一个问题就是:语言康复到什么程度,可以去幼儿园?

(主持人:耳朵树总部市场经理贝塔)

莞舒妈妈:莞舒在叮咚听语上了三个月康复时,我很惊讶,她说话、记忆都非常好,可以把班上每一个小朋友的名字都叫出来,还认识其他班的老师,不光是芭比班,连米奇班的都可以。我就放心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叮咚的汤老师她们评估认为莞舒可以毕业了,所以我们今年刚刚进入了普幼。

(莞舒妈妈:3岁小萝莉莞舒的妈妈。莞舒目前双耳佩戴助听器,目前在普幼就读。)

孩子幼儿园时我也有些紧张。我和老师说了怎么取戴助听器,也没说这个很贵,大胆地戴,心想反正坏了,耳朵树可以给我修~老师也很上心,还专门拍照、拍视频问我戴好没有。

孩子从第一天开始就是老师来戴,我没有去过。现在上了两个星期的幼儿园,莞舒回来非常活跃。他们幼儿园有一些国学的内容。莞舒回来就给我讲一些行为规范、礼貌用语,我非常开心。

所以我觉得,家长不用过度担心。我们一定要和老师进行有效的沟通,多辅导孩子。比如老师教了内容、布置了作业,包括孩子在家里遇到一些问题时,我们也要和老师及时沟通。家长也是最好的老师。

主持人:总结一下就是需要康复中心的老师来给孩子做评估,认为可以上幼儿园了。那么,请问一下叮咚听语的汤老师,这些评估主要有什么内容呢?

汤老师:主要是听觉能力和语言能力的评估,这个标准目前有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的评估工具。此外美国听觉口语学院也有一套可以参考的评估体系。

以莞舒为例,她的语言按照语言能力的评估标准很不错。但在人际交往上,还需要有一定的技巧。因此只做听觉能力和语言能力的评估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些更全面的评估。因为咱们的目标是要让孩子回到主流社会。

现在阶段,老师宠着孩子,父母宠着孩子,但社会不一定。所以我们还要加入情绪评估等心理评估,孩子有没有正常的情绪?正常的性格?在家是不是唯我独尊?有没有分享的意愿?能不能和其他小朋友进行良好的沟通?这样的在家庭里能不能培养?可以但太单一。

(汤媌媌老师:成都叮咚听语康复中心的创始人,是吸粉无数的星儿妈妈。)

其实咱们看到上一段时间的AVT(听觉口语法)课程后,孩子听语言、电子设备的声音,说话,甚至唱歌也可以在调上。虽然从AVT的字义表面来看是听觉言语治疗,但实际上还包括很多方面,特别是心理辅导。

当时让莞舒和一智在一起聊天,我们从中来观察,和同龄的健听孩子相比有什么差别。这可能很多的康复中心暂时还没有精力去做,但确实很重要。

从康复中心毕业上幼儿园不是康复结束了,而是要继续康复。

上幼儿园三个月之后再回康复中心和老师聊聊,不要着急,因为孩子自己去了幼儿园也需要适应和自我学习。孩子每一天的生理心理都在成长,所以孩子上小学、中学、大学,都有必要和他的康复老师交流。

这个融合需要孩子自己的学习能力。我们了解孩子,所以对家长反映的、老师反映的孩子的情况,我们知道、理解了,就可以有的放矢地去进行康复。

康复不存在严格意义的毕业,毕业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孩子未来还很长。


话题二:选择幼儿园应该考虑哪些方面?比如是选公立园还是私立园?入园前,要不要和园方沟通孩子的听力情况?怎么和园方沟通?沟通到什么程度?有什么技巧?

晨轩妈妈:晨轩康复一年,4岁半进入普幼。孩子刚开始的听力60-70,但因为前庭水管综合征的影响,3岁半得植入人工耳蜗了。之后在叮咚听语康复了一年。

我在康复半年的时候,晨轩同班的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也想去,但当时汤老师他们评估后建议暂时不去,毕竟耳蜗植入后也就半年,所以康复满一年才去的幼儿园。

(晨轩妈妈:5岁半小朋友晨轩的妈妈。晨轩7个月开始助听器干预,3岁植入人工耳蜗,目前在普幼就读。)

记得第一次带晨轩去幼儿园咨询,当时那个老师的眼神给人很不舒服,也没有蹲下来和孩子说话。我觉得这是幼儿园老师最起码的一个行为要求吧,就算了。

后来去了另一家幼儿园,我找到园长。园长说,首先他是个孩子,其次才是听损孩子,每个孩子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听损孩子我带过,你不用担心。我家孩子有些自来熟,园长蹲下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啊,结果他们就聊上了,玩耍了一会儿,园长建议按照年龄进中班就可以。

一智妈妈:幼儿园报到时要填两份详细的问卷,一份针对孩子,一份针对家长,比如对什么食物过敏、喂养方式、对幼儿园的希望、对孩子之间发生冲突怎么看等等问题,非常清楚。

后来医务室老师还看了一下孩子,让我给她讲讲这个有什么禁忌,耳蜗和助听器的说明书也给人家看了一下,怎么摘、怎么换电池。座位一直在第一排,睡觉的床也靠着老师,老师的做法让我很安心。但像换电池啥的,我就在家里提前换好新的,很少麻烦老师,但难免有需要在幼儿园里换,老师也愿意做。

(一智妈妈:3岁4个月小朋友一智的妈妈。一侧耳蜗,一侧助听器,因病导致后天听损,目前在普幼就读。)

当时还有个细节,怕幼儿园不接受,所以我提前下载打印了很多教育类的文件,我就想如果他们不接受我就去投诉。结果完全没用到,确实是很幸运的。

汤老师:在这里,我要给各位家长提个醒。前段时间有好几个妈妈给我发了一个助听器使用说明书,是他们在微信群里看到其他家长提供给幼儿园的,做得很漂亮也很详细,哪个灯什么颜色代表什么意义、哪个按钮什么功能都清清楚楚。做这个说明书的家长很用心,相信幼儿园老师也能感受到这份用心,可以理解,但真心没必要。

摘戴和换电池很简单,给老师演示一下就好。其他的导线断了、故障了,这个你真心别让老师处理,让老师给你打电话就行了。

别说幼儿园老师了,你把这个说明书给一个陌生人,甚至你的好朋友,他看了什么感受?人要有换位思考的呢能力,特别是家长。咱们不要给幼儿园老师压力。

这点康复中心和幼儿园也有些像,举个例子比如放学时设备用没电了,你都要问我是不是一天都没电?你说康复老师会不会觉得委屈?很多康复老师坚持不下去,其实不只是辛苦,是责任太大、压力太大。

和幼儿园讲听力情况,可以简短地说,要保护普幼老师的心理。她带普通孩子已经很有压力了,再关注特殊的孩子,就更有压力了。老师除了教学,还有很多工作的事情,老师面临二十几个孩子,你想老师真正来学这个,实在学不过来啊。

咱们开玩笑说“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变天了,你给老师打电话说加衣服,老师看看孩子在教室里可能玩得满头大汗,你说是不是让老师觉得你讨厌了?不要更多从自己角度出发,要想想是不是给老师增加工作量了?

此外,要相信老师。在康复中心我可以接受大家意见,我们这一个班孩子少。但普幼一个班几十个孩子,不一样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特殊性。既不要过度放大特殊性,更不能忽视特殊性。现在很多舆论、家长甚至康复老师片面理解了“去除特殊性”。

从康复讲,要全面康复,但不是让家长去忽视这种特殊性。实事求是,去除特殊性,这个不可能。咱们的孩子就是特殊儿童,需要接受这种特殊,这才是健康的心理。戴耳蜗和戴眼镜也不是一回事,不要自欺欺人。

我也是从家长走过来的,“怀疑、焦虑、怀疑、焦虑……”时间长了,你就有了一层保护膜了。你要学会把这种焦虑转化为动力,自己去消化。

最后呢,建议大家入普幼后确实还要准备一定的预算。

耳蜗是电子产品,可能会坏,要正确对待。人工耳蜗处理器是三年保修的,出保之后有最高维修限价。一般刚开始的前几年,都是比较小的故障,虽然可能一根导线也有大几千。

老师看到坏了很着急,说是不是很贵?你再口无遮拦地一说,会吓到老师的。前段时间有个孩子的电池仓按钮掰断了,家长口无遮拦,直接来一句两三千块钱,老师直接哭了。所以别多说。没必要。

索菲亚老师:我是星星的幼儿园老师。最开始带星星的时候,我也有些焦虑,怕带不好。我2004年开始做幼儿老师,确实只遇到这一个听损孩子,我不是不喜欢孩子,而是第一次接触,会觉得是个挑战。现在我带过星儿了,下一个这样的孩子我很有信心啊。

(索菲亚老师:资深幼儿园老师,也是星儿的幼儿园老师。)

当我知道耳蜗产品的价格时,自然就会重视保护。当时星儿妈妈给我说,你随便掰……当然她心大,但我知道很贵就会很小心。

一定要和老师成为朋友。怎么成为朋友?正常沟通,建立感情就可以了。用你的语言魅力、个人魅力,以诚相待。

丽尹妈妈:丽尹进普幼很顺利,主要是因为丽尹康复得很好,我自己和幼儿园老师沟通也很顺畅。但之前接触一个孩子,家长没管他说得好不好,还是送他去普幼了。

(丽尹妈妈:8岁小朋友丽尹的妈妈。丽尹是10个月大的时候植入人工耳蜗,目前在普小就读。)

好多幼儿园都拒绝接受这个孩子,孩子在幼儿园也不开心。这个孩子很好很善良,但不知道如何和别人交流。上课老师提问时孩子很积极回答,但他一说话其他小朋友就哄堂大笑。因为老师没有特教的经验,不知道如何保护这样的孩子,只能少让孩子回答问题。

看到这个天真烂漫又积极的孩子,还没康复好就强行上了幼儿园,真的令人伤心。或许把他康复好,就不存在那些不好的事情了。

主持人:丽尹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听其他家长说孩子特别好,而且丽尹妈妈的家庭康复被很多妈妈学习。

丽尹妈妈:丽尹耳蜗做得很早,10个月就做了,首先是做到了早发现、早干预。

当时台湾已经有AVT了,我去看了,发现那边的康复和当时内地的不太一样,家庭康复配合特别重要。而且孩子们康复后说话很自然,而我当时看内地很多康复机构的孩子说话不自然,当时也没有AVT的概念。

所以我就想干脆自己摸索着做,特别注重各种场景下的语言输入,丽尹康复了整整2年,我也觉得很不容易。

我能讲的就是家长的心态一定要好。比如送孩子进入幼儿园时,不要强调你的设备好贵啊什么的。我当时咨询一个高端贵族幼儿园,当时那个接电话的老师说你应该送到特殊学校,送这儿干嘛?我气得不行,但没和他们吵,我们不能每天都在“战争”中度过。

后来去了金苹果幼儿园,如实去说孩子的情况,没有特别强调。

人都有同情心,而你多余地强调,孩子反而会被孤立起来。因为不是义务教育阶段,幼儿园确实可以出于很多考虑拒绝你。

现在星儿妈妈开办了叮咚听语,我很支持她。她康复的理念完全符合我当时的需求,现在国内AVT教学也比较多,现在的孩子们可能这点儿上会更幸运。

另外一个很有帮助的就是阅读。比如绘本阅读。不要按着原文一个字一个字读,你可以用孩子喜欢的、听得懂的语言。孩子会爱上阅读。无论是语言本身,还是孩子的性格养成,绘本都是一个很好的武器。


话题三:入园后,孩子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怎么克服的?

晨轩妈妈:我当时刻意建立了一个习惯,隔三差五,组织小活动让晨轩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我就和这些孩子的家长聊天,问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晨轩有什么不同。

开始他们很害怕打击我,我就说你们别怕打击我,只有找到问题我才能更好地帮助晨轩康复。

我们平时听惯了,和孩子相处习惯了。还是需要从健听孩子的家长的角度上来了解下他们的看法。

晨轩很敏感,喜欢寻求关注。穿个新袜子,都恨不得全幼儿园的孩子和老师都知道。占有欲也特别明显。比如有的小朋友和他很好,他就不愿意这个小朋友和别的小朋友交朋友。这些特别影响他和其他小朋友交流。

另外一个情况就是他进了幼儿园,老师需要放一些音频的声音,所以在家我们就会有意识地让他熟悉一下,比如公交车报站。

他们幼儿园很搞笑的,男生上厕所、女生上厕所;吃饭啥的集体活动,都是老师弹一段的钢琴音乐。因为是插班生,我不好意思麻烦老师,所以就非常关注视频监控,忍了两周,实在忍不住这种担心,就专门找老师聊,老师说他听这个声音没问题。所以其实你看,有时候我们很担心的问题,孩子其实没有发生。

所以一方面要有专业的康复评估,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和幼儿园的其他家长进行交流,努力看有什么差异。

汤老师:晨轩的听损相对不重,在康复的时候把高阶的内容完成了。但家长要注意哈,像公交车报站的电子声,嘈杂的环境,我不建议现在强迫小龄孩子去听。应该首先在安静环境中聆听。


话题四:作为普通幼儿园,对听损孩子入学有什么考虑呢?我们还是请索菲亚老师分享一下。

索菲亚老师:从幼儿园老师的专业角度可能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咱们孩子还是属于特殊需求的,需要经过专业的康复语训,衔接幼儿园。所以刚刚听了汤老师和几位妈妈的分享,我就谈一谈幼儿园的情况。

多数幼儿园是常规园,常规园以五大领域为主:健康、语言、科学、社会、艺术。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我们的耳朵去听。如果孩子听力干预或语言康复不好的话,确实可能会出现跟不上。

我是汤老师女儿星星的老师。我们知道心智越成熟,在这个环境中才能成长得更好。来幼儿园之前,汤老师坚持在家里给星儿做了专业的康复。

在幼儿园,什么孩子是特殊儿童?其实应该正确理解。需求属于少部分的孩子就是特殊儿童,并不是因为听力受损或者别的,只是因为这些孩子需要特殊关照,比如对什么过敏。我们老师会多一些关注,多一些和妈妈的沟通。

进入幼儿园,我们会有一个咨询。其中会了解孩子各方面的发展情况。有两点很重要。

一是语言表达能力,我想要什么?我有什么困难?我需要什么帮助?集体生活,如果没有这个表达能力,老师真的不能猜到。时代在进步,幼儿教育本身在发展。老师的工作量很大,如果不能很好地表达,老师就可能无法给予及时的帮助。

二是自理能力,我接触的孩子,各种情况都不一样,包括家庭影响。现在家庭模式好多都是2+4,这样的模式下很多家庭会溺爱孩子,惯着孩子。一定要把孩子当成一个人去引导和要求,而不是觉得孩子有听损,好像有些亏欠孩子似的,家长就大包大揽。

我们必须教会孩子自己独立,而不是我们帮他搞定。


话题五:为了早日进入普幼,现阶段如何加强康复呢?

主持人:过来人妈妈和幼儿园的索菲亚老师都从各自角度分享了一些很好的观点和经验。接下来我们请一智妈妈再多分享一下,因为一智也是刚刚进普幼,可以分享最近的经验。

一智妈妈:一智是脑膜炎导致的听力下降,但是听力检查为通过,我拿着报告给当时的医院专家看,专家说等等吧(注:当时的专家不是耳科的)。

我和家人商量,认为不能等,一智5个月时全家就去北京的同仁医院找李永新主任。李永新主任是顶级的耳蜗植入专家。脑膜炎有可能造成内耳骨化,怕之后植入不进去,所以一智不到6个月就做耳蜗了(注:耳蜗植入一般需要6个月以上,一智是特例,经过医生慎重考虑才决定植入的)。

一智开机后,10个月开始上康复指导和AVT,但当时感觉效果特别差。不是说老师不努力,而是上了课之后家长并不知道回去怎么教,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孩子。所以我一直自己做一些教案,摸索教孩子。

到了2016年年底,当时恰好看到微信有个文章是讲星儿妈妈和她开办的叮咚听语。我来这儿上课后发现:啊?原来AVT是这样的啊。去年这个时候,孩子2岁多,不怎么能说话,现在话特别多。经评估后认为他可以去幼儿园了。

从早教课来说,早教老师说我孩子与老师的互动和健听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也就放心了,可能还有一些差别,但我想凭借他自己的努力和大家帮助可以赶上来。我们现在去的公立幼儿园,面试时第一次见老师,他就可以给老师表达自己的各种需求。

所以我觉得,普幼衔接的前提是达到了很好的康复水平,特别是在国内康复机构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下,一方面要尽可能找好的康复机构康复,另一方面是家长自己得跟着老师加强家庭康复。此外,就像刚才晨轩妈妈讲的,可以多和健听孩子的家长沟通。


话题六:是否需要佩戴FM设备

主持人:由于人工耳蜗和助听器的工作原理,目前在多人环境、复杂噪声场景,还是会听得不好。所以各个品牌都推出了自己的无线中继设备,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峰力Roger+产品,可以适用于不同的助听器和耳蜗。对学龄期孩子和工作需要开会较多的成人来说,这些设备确实效果很好。因此这个话题,咱们来聊聊FM设备。

丽尹妈妈:我有买络学笔,但是我没用。我觉得我还是情商很高的。我特别愿意从老师的角度考虑,我想因为换老师,都要交接,确实给老师添麻烦了。丽尹一直坐第一排,万年第一排。关键就是你和老师的相处,要表现得特别理解老师。

主持人:哈哈,这个好。也就是说可以考虑买,但有一些不便,比如和老师沟通。一般认为三四年级再用就可以。解决远距离和复杂噪音环境下的聆听,确实还是很好的。


话题七:如何对孩子说听障人士的概念或者残疾人的概念?

主持人:社会本身有一个听障人士、残疾人的概念。孩子到小学年龄,可能会有关于这个概念的认识。大家是如何向孩子说这个概念呢?包括残疾证的问题。

丽尹妈妈:我给孩子买的粉色的助听器,很容易就看到。确实有人会问这是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很反感的,后来想想自己内心要强大。别人也表示理解,能够理解就理解,不理解我也无所谓。

一智妈妈:我们在方所看书的时候,旁边一个小朋友的奶奶悄悄指着一智,问小朋友的妈妈,估计也只是好奇。我就说:“有什么问题吗?”老人没再问。

其实一般的对话都是:

“孩子咋啦?”

“听力不好,戴耳蜗”

“哦,我知道啦。”

最讨厌的是有些人还会说:这么可爱的孩子,要不要再生一个啊?关他们啥子事情哟(这句请用四川话阅读)!

总体来说大部分都是善意,听听就过了。

主持人:我觉得成都的家长和很多地方的家长不太一样啊,谈这个话题特别放松。

汤老师:可能是四川人天生乐观哈哈哈。真的是这样,爸爸妈妈有什么样的心态,孩子就是什么心态。如果父母每天凄惨无比,孩子也不会积极乐观。

你要给孩子鼓励和信心,你是特殊,你是有一些残疾,但你特殊得很优秀,你残疾得很优秀。《故障鸟》这个绘本就很好,不过讲的时候不需要按照那个绘本讲,可以讲得搞笑一些,前一部分有一些灰色。

人都会找自己最容易的地方去融入。没必要去太多考虑这些好奇还是歧视,就像上学的时候,咱们自己成绩不好,所以我在学啊,这和别人评价没关系。

我建议孩子5、6岁之后可以尝试告诉孩子残疾的概念,之前的话孩子们心智还不够成熟,当然也不需要太直接。你可以搜集一些比较正能量的例子给孩子暗示。现在社会负能量的资讯很多。我们要记住,“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

歧视是什么?歧视就是一个词而已。



(耳朵树整理,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