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友谊医院的年轻人--谢静医生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8-09-30 15:19:59来源:耳朵树作者:耳朵树浏览量:84

耳朵树一直希望采访中国年轻的耳科医生,试图揭示一个年轻耳科医生的成长轨迹,让听损患者知道除了如何更便捷的到医院就诊之外,还知道有一群人在为他们的听力健康而努力。



小编采访手记

跟谢静医生约好做访谈,耳朵树一行人匆匆赶往北京友谊医院。但到了医院,却发现谢静医生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我们都不好意思打扰。最终还是利用她的晚饭时间,完成了这次访谈。

以我原先的认知,这样忙碌的医生大多话少,也不太有耐心去跟人解释太多,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跟她提出要求:要全程拿着我的手机说话(注:小编极重度耳聋,双助,需要使用能将语音转文字的App进行记录),还要尽量放慢语速(可以更精准地转写文字)。谢静医生人很nice,欣然答应了我的请求,采访过程中还一直刻意对着我说话,方便我能够辅助读唇。

采访前,我设想了很多可能发生在谢静医生身上的煽情故事,但统统都没有遇到,谢静医生就用平和真实的语言回答我们的每一个问题,讲述她的经历和期待。

你可能会问,这样采访会不会太过于平淡?

我想,在你看完这篇采访后,一定能深刻地感受到,有一些美好的人和事,平淡本身就蕴含着吸引力。


谢静医生专访实录

耳朵树:谢医生,您觉得为什么我们选择您做访谈?

谢静:是不是龚主任推荐的?

耳朵树:我见过你最多,每次陪病人来友谊医院、每次查房、每次社区公益活动都有你,总是能见到你。虽然不认识,但是很熟悉。你可能是医院患者见得最多的医生。所以通过采访你,或许能完整地体现一个年轻医生的成长轨迹,也能更清楚患者的就医流程。因此向龚树生主任申请想一定见到您。


耳朵树:能讲讲平时您的工作都有哪些吗?

谢静:在医院的工作,主要分为三类:“医、教、研”。

其中最核心的是“医”。我目前担任友谊医院耳科主治医师,和6位住院医生(每人负责3个床位的病人)一起负责龚树生主任的这一组常规17张病床,收入病人之后要负责他的治疗方案、治疗进度、随访等一系列工作。其中医疗安全是医院工作的重中之重,以人工耳蜗手术为例,我需要看到患者的全套标准的检查方案、确定术前患者的各项身体指标,比如有没有感冒发烧等不适合马上接受手术的情况。

总体来说,我的工作就是上传下达。对上,遇到无法做决定的向主任请示;对下,要负责比我更年轻的住院医生的传帮带。确实患者见我的机会比较多。


小贴士:

医师职称等级由低到高分为: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

PS:

1、教授和副教授的称谓在教学医院即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才有,在职称上:教授=主任医师,副教授=副主任医师。

2、在大型医院,会设置住院总医师岗位,目的是为了让住院医师在晋升主治医师前承担较多的工作量,以便得到高强度工作压力的锻炼。

3、主治医师是医生们在年轻时努力的目标职称,在医院里他们经验丰富、年富力强,是医院的骨干。


耳朵树:我们知道友谊医院有“友谊联盟”和“大师班”,很多外地医生都在友谊医院规培、进修。主要是进修学习哪方面?

谢静:我目前担任科室的教学秘书,协助主任制定“住院医生、规培医生、进修医生”在本院的教学计划。

耳朵的结构非常迷人:三块听小骨是人体最小的骨头,颞骨是人体结构最复杂的骨头,耳蜗及周围的组织非常精密,而且和包括鼻腔口腔、大脑在内的很多器官都是连通的,所以耳科医生成长其实是很慢的。

基层医院接触不到这么多的病种和手术,友谊医院定向支援了内蒙、河北等地的基层医院,形成了“友谊联盟”。友谊医院耳科手术的病种丰富、相关的病人多、病例多,还定期会组织科内讲课和国内外专家的授课,这样对于年轻医生来说,可能在友谊几个月见过的病种比在基层几年见的还多,经验更丰富。年轻医生得到成长,回到基层医院会更好地服务当地的老百姓。


耳朵树:那“研”又包括哪些方面呢?

谢静:首先是学术交流活动。医生这个职业必须不断地学习,因此各类耳科学术会议是必须要参加的。最新的病种、最前沿的手术方法都需靠参加学术会议来获知。

目前北京友谊医院承办了北京市级和国家级的耳科学术活动,比如耳科颞骨解剖班;还定期组织大师班,组织世界级的专家进行学术交流。

我目前还担任了京津冀疑难病例研讨会的秘书长,这是一个社会性职务,每一期都要参加,筛选研讨会病例。

其次是自己的研究课题,也包括了龚树生主任的一些临床资料的整理。


耳朵树:一说到医生的工作,我们总想着怎么治病,但可能还有很多事是我们自己不知道的,不由感叹原来医生也会做这样的小事啊。除了“医教研”以外,能说说您在工作中还有什么小事情吗?

谢静:小事情也挺多,比如做病人的思想工作,这个其实属于医的范畴。

比如,你负责这个病人,他希望治疗什么、有没有家人陪伴、有什么疑虑,这都是医生要知道的;再比如,有些问题病人希望你给他肯定的答案,但医生不是神,不能打包票但又要让他有信心。

所以说好医生也是心理专家,医生永远要知道你面对的是人,是人就有各种各样的思绪和需求。

此外可能就是你之前说的,经常在一些义诊和群众科普宣讲活动中见到我。


耳朵树:耳科医生这个职业收入并不高,而且经常会遇到比较急躁的病人,你为什么选择成为耳科医生?

谢静:我读硕士和博士时,都是龚树生主任的弟子,入门就是龚主任带着,所以先入为主地选择了耳科。

做耳科医生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耳科,耳部结构很精细,细微的结构却有神奇的功能。应该说,我对耳朵是越看越喜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很喜欢显微镜下做手术。女孩子的体力不够好,在显微镜下做手术轻松一些,这个应该比较个人哈。


耳朵树:很多耳科医生或听力师,都有一个习惯,看人先看耳朵。你也是这样吗?

谢静:确实是。很多习惯是无意识中养成的。我们经常说个笑话——一个病人说:“大夫,我鼻子堵了。”(大夫)“好,先看看耳朵。”病人强调说:“大夫,我是鼻子堵”(大夫)“好,先看看耳朵。”(注意:鼻子堵了,实际情况中确实要看看耳朵的。)


耳朵树:您现在做了多少例人工耳蜗植入了?

谢静:人工耳蜗植入,需要先做很长时间的助手才能自己完全主刀。目前,完全自己主刀应该有20多例了。


耳朵树:有想过十几年后,你也做了上千例了,你会是一种什么状态?

谢静:这个没有想过,小步徐行吧,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可能没有捷径,就是不断地学习、实践、总结。我喜欢从始到终地关注每一个病人,接收他入院、检查、手术、开机、术后康复、成长、学习、恋爱、生活,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对他的人生有所触动。

耳朵树:你有什么想对现在在学医,将来可能成为耳科医生的年轻人说的吗?

谢静:专业水平只有“细心”一个词。除了专业,那就是一定要关注患者的需求、要有同理心,一定替患者想到前边去。比如一个患者经济压力大,我们不希望他把钱全花到设备上,一定要预留部分去做康复。真正全面地帮助他解决问题,不是说做了耳蜗赶紧走。


北京友谊医院人工耳蜗绿色通道

耳朵树:接下来是一个重磅问题哈。我们知道,对于重度极重度听损的孩子来说,“早发现、早干预、早康复”是原则。

但实际上,一个家长或患者来到医院,他可能一无所知。挂什么号?五官科?耳鼻喉科?挂谁的号?能不能挂上?蒙了。做什么检查?检查是什么意义?住院、手术的流程是什么样的?等等。这个事情问您,可能比问主任还要合适,也诚挚邀请您到耳朵树听力沙龙给用户们讲一次。

谢静:确实,早一天手术、早一天回归有声世界、早一天康复,孩子效果可能更有保障。友谊医院目前为人工耳蜗手术确定了“绿色通道”。

绿色通道主要包括两方面:挂号的便捷和各项检查的便捷。


①关于挂号

谢静:在挂号窗口,挂“龚树生主任团队号”。这是目前国内医院提升效率的一个很好的制度。

“龚树生主任团队号”是由龚树生主任和刘韵主任、王林娥主任及带领骨干主治医生的一个团队号。和普通门诊挂号费一致,主治号50元,主任号100元。

看完之后,疑难病例和需要人工耳蜗植入的病例,都会推荐给龚树生主任,他会随时加号。

采用团队号的方式,主要有三个好处:

1、病人来了基本上都能挂到号,或者顶多提前一两天挂号,解决了挂号难的问题,这样对于外外地病人来说,如果挂号快一些,可以节约在北京的住宿费用,减少经济负担;

2、能处理的一般问题,在团队号就已经处理了,实现了分级治疗,主任不用看太简单的一些病例。需要移交给龚主任的,龚主任会随时加号。这样规避了以前该加还是不该加,加满了怎么办等等问题。

3、推荐给龚主任之前,保证患者该做的检查也都做了,到主任那里不需要开检查单了。避免病人见了主任了,发现还有检查没做,还需要再约再等,这样主任和患者都要花2份时间。


②友谊医院的人工耳蜗绿色通道

谢静:如果确定要做耳蜗,龚主任看一遍病例后,就交给王伟(另一位年轻医生)去协助用户之后的流程。我们有一个微信群,随时沟通各种情况:患者多大年龄、用什么产品、什么情况、什么时间做手术,确保及时安排:约检查、约床位。

一般来说,CT要提前2-3天预约,核磁要提前一周。但因为人工耳蜗是抢救性手术,所以兄弟科室都很支持,特别是影像科室的同事只要看到是人工耳蜗的核磁都尽量安排靠前。这需要整个医院的支持,因为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推后手术。

之前有个孩子上午没做成核磁,大晚上又被通知去做。孩子家长当时还很不理解,觉得都这么晚了,你们医院也太不人性了。其实为了及时给她孩子做检查,我们影像科室的同事们是在加班。后来家长明白过来,一阵感谢。


耳朵树:医生确实会遇到一些患者不理解的情况。医生在我们想象中就是有风度的高级知识分子,但其实很多医生就像傅园慧说的那样:“你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其实医生的努力,应该被患者知道,不用避讳。

谢静:医生不能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你看的是人,所以你必须具备更高的情商,必须要更包容、更有同理心。不能被情绪牵着走,不能因为患者的误解,就委屈得不想干了。奉献本身,是医生这个职业的属性。

医生要始终热爱这份工作。像龚主任,每天工作到晚上10点11点,为啥?他真是喜欢啊。

辛苦也是必然的,从学医的积累,读到博士可能十几年,入了行、当了医生之后还要不断地学习、临床总结、知识更新。

平时周一到周五,有临床工作,同时多线程处理很多事,你无法有一段时间两耳不闻窗外事,还要通过晚上、周末、节假日去学习。而大多数的学术会议、培训班,也都是节假日开,这意味着要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


耳朵树:目前国内有7万人工耳蜗植入者,我们耳朵树微信公众号大约有16000多个耳蜗用户。确实发现有患者是被误诊的,所以医院一般都不认其他医院的检查报告。友谊医院也是这样吗?

谢静:听力检查报告,因为设备校准、人员操作等因素,有不同程度的误差,这些一般都只认本院。外地的患者带的其他医院的CT和核磁,只要能看清,就不用重新做。但注意:我们不看报告单,一定要带原片,比如我们前几天就看到一个病人,他带来的报告显示正常,但片子显示是一侧蜗孔狭窄,一侧Mondini畸形。


耳朵树:您的博士后是在国外读的,在您看来中国和国外发达国家在耳科方面,我们有什么差距?或者优势?

谢静:我们有很多疑难病例,但是我们没有将其收集成足够大的病例库,只能靠医生自己整理,医院之间的沟通也不够充分,而在国外会有医学管理人才,专门去做这方面的事情。而我们周一到周五除了临床工作,周末还要抽出时间查资料、整理病例,这样的时间投入就不系统。


耳朵树:目前你对十年后的自己有什么期待或愿望吗?

谢静:我妈妈是妇联主任,我从小就喜欢孩子。我的偶像是戴安娜王妃,(虽然我不能嫁给王子了哈哈哈),我崇拜做公益的人。我希望十年后我有一个完善的体系,能够知道我的病人成长成什么样子了?学习什么样子?恋爱什么样子?工作什么样子?


谢静医生出诊信息


(耳朵树原创,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