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职场、社交...你所困惑的事,这些听损大神都能给你答案(上)

发布时间:2018-01-03 10:14:08来源:耳朵树作者:耳朵树浏览量:178


本文话题引导:

话题一:关于戴助听器和人工耳蜗的不同感受。

话题二:成人该如何康复?

话题三:工作上有哪些技巧可以提升聆听体验?


用户嘉宾介绍

★马翔,设计师,右耳听力:80,左耳听力:100,佩戴助听器。

★琳子,从事残疾人事业工作,右耳听力:120,左耳听力:95,佩戴人工耳蜗和助听器。

★朱吟秋,清华大学在读研究生,中重度听损,佩戴助听器十年,hearing aid forum玩家。

★张晗,北京中医院大学临床硕士,广安门医院医生,左右耳听力均为75,佩戴助听器。

★纪叶凡,新媒体编辑,左右耳听力均为90,佩戴助听器。

★崔珈瑜,历史学徒,平均听力105,人工耳蜗+助听器。

★李清,外企HR ,双耳听分别为98、110,双耳佩戴助听器。


(以下内容整理自嘉宾口述内容)

话题讨论一:关于戴助听器和人工耳蜗的不同感受。

袁境远(聆听天使创办人):关于佩戴助听器,怎么在不同的声音环境下,有障碍的交流环境下,和别人沟通得更好;近两年才植入人工耳蜗的同学,跟大家分享了使用人工耳蜗之后的一些听觉变化。

朱吟秋(双侧助听器的使用者,对助听器的使用做过些理论研究):我觉得我们使用助听器,除了补偿可能做不到非常好以外,遇到的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分辨率不高和噪音比较大,在噪音环境下也不太好处理。噪音是人工耳蜗的同学也会遇到的。我也很想知道人工耳蜗会遇到哪些和助听器一样的问题。

琳子(佩戴人工耳蜗和助听器):人工耳蜗和助听器听的原理是不一样的,助听器是依靠听毛细胞,也就是说你有多少残余听力,助听器可以尽可能把你的残余听力发挥到极致,人工耳蜗呢?跳过了耳朵的环节,通过一种新的技术,医学的手段,可以直接通过电刺激,把声音传到你的大脑里面,所以听觉原理是不一样的。所以,助听器只能有残余听力的这一段的听力,不管是有噪声也好、环境音也好,听到优美的声音、优美的音乐,这些都是依靠你自己的听毛细胞去感受。人工耳蜗就不一样了,可以听到更多的频率。我可以简单说一下,我之前从来没有听到夏天蝉鸣的声音,戴上耳蜗以后,我第一次听到蝉鸣的声音,真的给我的感觉非常的震惊,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是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很多高频的声音,我都可以听得到了。

朱吟秋:从理论上说,因为人工耳蜗的手术,做的时候是从蜗底穿过去的,高频的补偿比低频的补偿大一些,但是助听器可能很多人是高频听损,可能戴助听器的时候,低频的补偿会好一些,这个差别您有什么感受吗?

琳子:对于我来说,更多的差别就是在于适应,什么东西都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有的人会觉得比较吵、不舒服,你首先要努力去感受。有这样一个过程,这些声音你从来没有听到过,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重新开始学习。同时,因为我戴着助听器,我还面临着怎么能够让两边平衡的问题,让我的大脑能够接受不一样的声音,把这个世界上丰富多彩、美好的声音都听到自己的耳朵里。

朱吟秋:还有一个,我觉得助听器比人工耳蜗有优势的是听音乐,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听一些传统的音乐,但是据说戴人工耳蜗以后,会喜欢听一些高频的弦乐器是吗?我自己现在拉小提琴,喜欢低频的音乐,不知道戴人工耳蜗以后,听音乐会有什么变化吗?

崔珈瑜(人工耳蜗+助听器):非常抱歉,我对音乐没有特别的感触,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给大家说一下,不管助听器也好、耳蜗也好,重要的是哪一个能帮助你更好地跟人交流,至于它是高频还是低频,都是比较技术类的话题,我的观点就是看结果,不要太关注过程的细节。

我的听力从小到大都是105分贝,按照国际标准是极重度耳聋,是在做耳蜗的范围里面。说到耳蜗怎么样?我要给大家泼一盆冷水,我到去年22岁的时候,才做的耳蜗,植入时间已经很晚了,属于成人植入耳蜗,康复过程要比小孩漫长很多,艰难很多。因此,第一个建议:如果你听损达到100分贝了,赶紧去做耳蜗。早点去做,不要耽误。

第二盆冷水,我做了耳蜗以后,跟人家沟通并没有完全自如,不过和以前比有很大改善。我原来戴助听器,人家跟我重复很多遍,我都听不清楚,听不明白。做了耳蜗以后,对方的话重复一下,我可以听懂。

举这个例子是希望大家对耳蜗有一个合理的预期。假如说助听器没有办法帮助你更好的沟通,你可以考虑耳蜗。我最后强调一下,做耳蜗,一定要参考你的听力水平,100分贝应该做。至于其他的听力,比如70分贝、80分贝,这个不在我了解的范围里,暂时没有办法告诉你。谢谢。

琳子:她说的特别好,我补充一下,按照国际最新的标准,80分贝就可以做耳蜗了,我和她的情况差不多,右耳全聋,所以我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情况。按理来说,有听觉剥夺,做耳蜗的效果可能比有干预的那些人做耳蜗的效果要差,所以我对自己心理的预期也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只要能让我听到声音,我就很满足了。当然,我现在不光是能够听到声音,我还可以去听懂,我怎么去听懂,就需要去训练,这就是后面的一个话题了。

朱吟秋:说起这个我想起当时上人工耳蜗的课,是一个研究的课,老师不做生意。我们当时讨论国内人工耳蜗的使用人数特别少,而且使用的人群的年龄也明显低于国外。我们老师说是在国内的许多学员是小孩,但是国外有很多老年人听力不行了,就佩人工耳蜗,我就想我们当时上课也说到了这一点。

琳子:这里我也想说一下,吟秋提到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我国对人工耳蜗的重视方向,更多是在于小孩,这个也是因为我们国策是重视康复的,特别是在北京市。大家可能知道,0—6岁的孩子一旦出生筛查出来耳聋的,国家就可以给你补助,让你免费做人工耳蜗。但是由于近年来,很多成年人,由于工作压力、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我们可能就会有一些突聋或者是渐进式耳聋,这种也会成为人工耳蜗植入的对象。

主持人袁境远:谢谢大家!我们今天的环节主要是多讨论一下自己佩戴人工耳蜗的感受,让大家多一些参考和建议。还有一个话题,问一下崔珈瑜,你佩戴人工耳蜗以后,有没有特别使用什么配件来优化你的聆听呢?

崔珈瑜:我接着说一下,说到配件,要先解释一下我的不足。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在嘈杂环境下听得不是特别好,这种情况下就可以考虑络学笔,今天耳朵树提供的络学笔,大家都能体验到,它能在降噪的同时,聚焦在发言人的声音上。还有一个是耳蜗公司有一款蓝牙,可以跟手机连接,让我听到手机里面的音乐。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不干扰到别人。


话题讨论二:成人该如何康复?

袁境远:大家在佩戴助听器,佩戴人工耳蜗之后,可能还有一个持续康复的过程,不管是语言也好,或者是交流也好。想问一下大家,有没有还在持续做康复?有没有什么方法?用的比较有效的方法是什么?首先请纪叶凡分享一下。

纪叶凡(左右耳听力均为90,佩戴助听器):康复这一块我是属于“野生”康复,因为我小时候没有耳朵树这样的机构,也没有条件。其实我看着场下的莫克大大,我还挺郁闷的,莫克大大为什么不早生20年?那耳朵树这么好的机构就会提前很多年出现。

那时候条件有限,所以就只能一直自己给自己做康复。对于这一块也有一些自己的心得,第一个心得就是发挥“不要脸”的精神,你要主动跟别人讲话。怎么主动?比如说,旁边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姐姐,就可以跟她聊一聊,你跟她说,小姐姐我手机没电了,现在几点了?差不多会回复你一个时间,你就可以听一下,判断一下。相当于是一个康复的方式,比较“野生”。而且我们互联网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只要你主动,我们之间不但可以有故事,还可以有孩子。大家放开自己,多跟别人做沟通,这样的话,对自己康复是有效果的,多听一些陌生人的话语对你的耳朵环境有非常大的好处。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观点,大家都在玩儿微信,我们玩儿微信就可以这样,打开语音转换文字,每个手机都带有这样一个功能,你对它说一句话,比如说“小鸡爱我,我爱小鸡”,就有文字出来了。这也算是一个“野生”康复,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感想。我也特别希望大家以后能康复得越来越好。

袁境远:下面请小崔跟我们分享一下戴了耳蜗之后重新的一个康复的过程。

崔珈瑜:过程中我已经跟你们强调过,大人做耳蜗的康复过程比小孩漫长很多。所以可以把大人想象成一张白纸,这张白纸下面有可能还会有很多助听器时期留下来的记忆。但现在要在这张白纸上用耳蜗重新输入声音,第一步是环境音,比如说风声、鸟声、水声,这些声音我原来的助听器高频特别差,大部分声音都没有听到过。刚戴上人工耳蜗时听到的是一片嘈杂,我需要一点一点找出来,把它一个一个对号入座,给大脑写数据。

第二,我听女孩子说话好点,女孩子说话都是高频声音。我听男生说话,有的听得好,有的听得差。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打电话,因为打电话的电子音和人声是不一样的,所以打电话也要专门的训练。

说到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小时候戴助听器,那个时候特别喜欢我的一个同桌,我每天放学回家就给他打电话,那会儿听不清楚电话说什么,我就说喂我找谁谁谁,他妈妈就会让他来接电话。我问他说今天的作业是第几页,第几题。(有时候会忘了问老师,回家要问他)他就说第7页第八题,我的听力只能听到第1页第3题?他说不是,第7页第8题,我说第1页第3题?他说不对,他说我从1数到10,我数到哪你喊停。数到1234567,第7对方喊停,就确认是第7页。

再数一遍,12345678,他说停,第八题,就是这样。现在我就想,我的脸皮怎么这么厚?

到了大学,也有朋友问我说,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说不好意思,我不敢给你打电话,那会儿我还是助听器,后来才发现无论我怎么去练习,我的电话都听不清。所以康复一定要建立在你的听力基础上面,我戴助听器时,我的残余听力平均105分贝,要练电话的话是练不出来的。回到耳蜗,现在我打电话最好的是快递和外卖。但是如果再复杂一点的对话,我目前还是做不到,需要持之以恒的练习。

袁境远:之前听说一个男生戴耳蜗专门在迪厅里打电话,效果很好。后来我们做了一个采访,全程用电话采访,他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是有可能训练出来的,还是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你提升电话沟通的效果,你可以选择一些比较极端的环境,类似在很噪杂的地铁或者舞厅里来听,可能是训练环境越艰苦,你就更容易训练出来。

崔珈瑜:不一定,我前面反复强调过,康复一定要建立在你的听力基础上,根据我的了解,听损朋友们在嘈杂环境下还是很吃力的。

有一个专业词汇叫信噪比,是说噪音环境下你能听到多大的声音。为什么要说到信噪比呢?因为它跟我的练习有关,比如说,我的信噪比不行,你说话的声音要比噪音大15分贝,我才能听到你说话,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练习嘈杂环境下的对话是可以的。但是假如你的声音比噪音大10分贝、大5分贝,已经超出了我的听力基础,我做不到。我也不是给大家泼冷水,希望大家了解自己的情况,在这个基础上去训练,才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打击自己。

袁境远:听损朋友都不一样,如果你有助听器的佩戴方式,助听器和人工耳蜗同时使用,在噪音环境底下应该会发挥比单独戴耳蜗更好的效果。双侧耳蜗也会比单侧耳蜗听声音的效果更好。所以还是要看个体的情况,再多发挥一些潜力。

崔珈瑜:我再补充一下,像晗哥的听力在70、80分贝,还有一位朋友是双侧耳蜗,在噪音环境下听力也比我好。

袁境远:琳子有没有什么想要分享的?关于戴耳蜗之后对自己的康复。

琳子:我和崔珈瑜的情况是类似的,再简单补充一下。助听器不用多说,我和小纪一样,也是“野生”的路子,是父母教我说话的。我当时还去过中国聋儿康复中心演讲,但是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去年做人工耳蜗以后,我突然发现,即便是一个成人,他也需要进行专门的训练,不是戴了以后就可以了,得重新去适应、去训练,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需要寻找各种不同的康复方式。我现在也知道,我们国家目前成人听觉口语训练康复体系,不像儿童这样完善、发达,所以我们自己也要不断地去寻找。我也知道很难,难在哪里?有两点:第一,由于我们多年的发音习惯,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病理腔调,我们的声带已经固化了,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所以虽然戴上耳蜗,有的人说话很清楚,有很明显的改善,而有些人就没有明显的改善,这是因为他本身的口腔肌肉固化了,他只去训练听,而没有去训练说,这也是达不到一个很好的效果的。像范老师说的,每天都要对自己的口腔进行训练,同时去找专业的康复机构。提醒各位朋友,如果你做人工耳蜗,第一时间就要去找相应的康复机构,要对自己进行训练。

第二,提到对心理方面的问题,这个心理方面的问题一定要了解自己的听力情况,对自己的听能要有认识,建立自己的听能档案。康复对于孩子和成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成人一定要基于他现有的听力状况,孩子因为从小就做耳蜗,就把过去固化的听力情况完全打破了,而我们成人过去的影子永远都在,我们要和过去的影子去抗争,这样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还要划分语前聋、语后聋,语前聋的难度还要大,所以心态很重要。那么我们就不要盲目地去比较。刚才和语后聋的蜗友在那边聊天,她说可以借助络学笔,在距离我们10米远的沙发上,听范老师的讲课能听懂90%,还不影响旁人一起聊天。可能你自己会觉得,他怎么听得这么好呢?但是我自己很清楚,因为他是属于语后聋,是突聋,去年听力刚刚下降的,她还有听觉记忆,在这个时间内短时间恢复对于他效果是非常好的。但是对于我、包括崔珈瑜,我们是语前聋的,戴上耳蜗要考虑一步一步康复,多听多练,不能完全把自己放在嘈杂的环境下,要对自己的听力有一个把控,在极端环境下的训练、嘈杂环境下的训练要建立在听觉基础上,因为还要考虑对助听器那侧残余听力的保护,不能随意挑战自己。对于打电话,我自己的练习就是,我戴上耳机,两个耳麦都戴上,比单戴耳蜗或者单戴助听器的效果好很多,你要找适合自己的方式,不能别人怎么练,我也怎么练,这就不对了,这是我的想法。

崔珈瑜:琳子姐姐她提到心态的问题,我给大家说一下,有的朋友他做耳蜗以后,就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听见了,马上就可以到大街上抓一个人跟他聊天、加微信、交朋友,巴拉巴拉,这是不正常的预期,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像我们语前聋,我们大龄做了耳蜗,已经有20多年听得不太好了,过去的记忆可能对我造成影响,比如我不敢说,我怕我说错话,听错了闹笑话等等。

第三,可能周围人会对我形成偏见,比如他会觉得我是听障,说话不利索,我减少跟他的口头交流,有什么就微信交流吧。有的人当面不太愿意跟我沟通,无形之中就有微妙的隔离感,这是很难受的。如果做了耳蜗,还留在原来的环境,就需要打破其他人原来的偏见,这也是一种康复,如果你不打破别人对你的偏见,你做了耳蜗以后,表现还是跟戴助听器一样,谁都感觉不到你的变化,你要有突破的勇气,你也要打破别人心中的你的标签。

袁境远:对,首先要迈出这一步。

崔珈瑜:我做了耳蜗之后还是不太敢讲话的,第一次见到琳子姐姐,我都有点退缩。但是琳子姐姐很好,在看出来我的问题后,帮助我不断往前走。

我不太敢当众讲话。后来琳子姐姐有一个朗诵的机会,说崔珈瑜,我们一起来朗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说这怎么行?琳子姐姐说,我跟你一起。我说那好吧。当时跟着琳子姐姐,还有一些老师,让我站在舞台上去讲话,慢慢走出过去那种伤害,这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康复。

袁境远:不管是戴耳蜗还是戴助听器,都要勇于在漫漫人生路上打破自己的舒适区,这个挑战即使不够成功,但是我们去挑战了,对自己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既练胆量,也练听力,所以还是鼓励大家像琳子和小崔一样去尝试。


话题讨论三:工作上有哪些技巧可以提升聆听体验?

袁境远:我们在工作当中,如何和大家进行更多、更好的沟通,让自己更适应职场的环境?

职场和工作应该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不管现在在工作当中,还是对于一些学生。我们今天有3位嘉宾都是非常成功的职场人士。我们的张晗医生需要每天都和很多病人去进行听诊、交流,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大夫。李清是世界500强企业的HR,她每天大量的工作都是在和人沟通,这个可能也超越了我们对听障人士选择职业的一个禁锢。还有马翔,马翔虽然是设计师,但是设计师也是需要和甲方、和她的同事进行大量的工作当中的沟通的。下面,我们听听他们是怎么克服对他们来说最短板的一件事情,让自己成为人群中最出色的那个人的。张晗先跟我们分享一下。

张晗(北京中医院大学临床硕士,广安门医院医生,佩戴助听器):大家都知道我的听力情况,我现在听损是75到80分贝,我戴听诊器给病人查体,能听到心率,也能听到血压的搏动,我是能听见的。首先要保证是否能听到这些声音,这是基本要素。

目前怎么突破听力的难点?病人家属问我一些问题,第一遍可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我会跟他们二次确认一下之前听到的情况,重新对一遍。

袁境远:这种情况多吗?经常需要二次确认吗?

张晗:不是很多,大概一天里面有两到三次。

袁境远:患者对你的需要有没有意见?

张晗:没有,因为我还比较耐心,患者对我的评价还可以。

袁境远:所以这个障碍就被轻松克服了。

张晗:患者我会比较关注他一点,我出去之后,他对一些药方怎么煎药,我会告诉他怎么做,包括一些养生的方面知识。一般医生是很没有耐心的,开完药就叫下一个了。

袁境远:所以对于有职场恐惧的同学,这个还是很给我们信心的,在医院那么一个聆听环境最糟糕的地方,我们的张大夫都可以轻松克服。其实只需要多问一遍多确认一下,也没有那么难。

张晗:对。第二,我现在在病房,会跟大主任拿病历本,看他如何跟病人交流,怎么看待病人的病情。因为他们一般都戴着口罩,我就跟在屁股后面快速地跑,戴口罩说话的时候,我都要跑到第一个站在他旁边,默默地听着,一遍听不懂,有时候会厚着脸皮问第二遍。第三遍又没听懂就不敢再问了,我就当大主任走出了病房,问跟我一块儿的学生,师兄或者师姐,再做一个笔记的对比,这也是一种克服自己障碍的方式。

袁境远:特别了不起,咱们的嘉宾自称是“脸皮厚”,其实他们是有着比普通人更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更多地和别人沟通,这样才能克服更多的问题。如果不这样去做,可能问题永远存在在那里。所以他们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李清(外企HR ,双耳听分别为98、110,双耳佩戴助听器):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工作经历。三年国企会展工作经验,担任乙方的角色,服务甲方,从事项目策划工作,那是一份需要与客户进行反复沟通的工作,让我获得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也提高了与人沟通的能力。之后因为一次机会,进入外企做HR。与之前国企相比,整体工作氛围有很大的变化,工作中的沟通与交流不仅用中文,还经常要用英文,特别是在邮件沟通以及Global会议的时候,英文成为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交流工具。听力限制,一直以来我的英语听说能力都受到很大影响,显然除去新环境下的工作内容,英语对我来说是个新的挑战。我现在做的就是坚持多听多说。感觉就像重新回到小时候学说话的那个时候,一遍听不清楚两遍,两遍听不清楚三遍、四遍五遍…反复听,反复说,在说不好的情况下,也敢于开口,抓住一切机会用英语交流和表达。现在我的英语水平也不够好,但它已不是我工作中的阻碍,我仍旧在努力的路上。

关于在工作中有什么能提升聆听体验的技巧,我想从影响听觉效果的三个因素来入手。第一个因素,大家都知道,是距离。在开会的时候,演讲者会在台上或者电话会议用英语讲,距离主讲人偏远的位置往往令我听不太清会议内容。其实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往前坐,坐在尽量靠近主讲人的位置,不仅会听的更清楚,也会更集中注意力获取会议内容。另外两个影响因素是噪音和混响,嘈杂或者混响严重的环境对我能否听清楚也产生了很不利的影响。现在的工作环境允许我们自由选择办公或会议场所,所以我跟大家约会议的时候会安排在安静、大小适中的会议室,能有效避免混响和噪音对听觉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当然,有条件或者有需求的朋友们可以考虑借助fm设备提高聆听体验。

那么第二个问题,如何更好地与同事和客户沟通?首先第一点非常重要,认真聆听,不着急判断,必要的情况下及时进行确认。先努力听清楚、听完整对方说的内容,并理解他说的是什么。如果对听到的内容不太确定,跟对方确认后,我们再进行回答或者给予回应。这点在领导发起提问或者与客户沟通的时候尤其重要,不要急于在对方话没有说完,没有完全听清楚对方意思的时候,就按照自己的主观臆断去回答或者直接采取行动,在沟通不足的情况下工作,往往容易出现问题,同事之间也容易出现不必要的误会。

第二点,向对方解释自己的听力情况。比如我在与客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跟客户解释“我双耳听损,戴着助听器,如果在沟通中有什么我听不清的,还希望您谅解或者可能会需要您复述一遍。感谢您的理解”。提前将自己可能影响交谈的因素告知客户,并认真、真诚地与客户交谈,不仅有利于彼此在相关事项的沟通,使客户感受到我们的真诚,更有利于彼此之间信任关系的建立,使工作顺利开展。当然,在入职面试的时候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千万不要隐瞒自己的情况。我作为一个HR深有体会,隐瞒行为对本人诚信度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第三点,在沟通的时候,真诚、自信。听不清楚就请求重复,说不清楚就慢慢说,但我们要自信,要主动与别人沟通与交流,这对我们的听说、沟通能力的提升有帮助。现在社会许多政策为我们提供便利,但不要一直被动地等着别人提供便利来包容我们,我们自己也要自信积极地融入这个大社会。不要把自己特殊化,也不要总想着要别人弯腰帮我们。希望大家可以不断学习和提升自身技能,将自己变强大,成为一个对社会独立且有价值的人。

袁境远: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刚才李清没有介绍自己的情况,她的父母都是真正的聋人,没有口语的聋人,如果她今天都可以做到这一步,那么我们当中很多朋友也都可以继续往前努力。下面请马翔跟我们分享一下作为设计师怎么去沟通。

马翔(设计师,佩戴助听器。):大家都觉得我的听力没有那么严重,但我的双耳基本上是100分贝左右。经历过这么多年,我在职场走得弯路比在座的各位年轻人多很多。特别早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的信息,现在你们可能会通过碎片化时间学习到很多新的知识,并且及时地获取到新的信息。那个时候我真的是从零一点一点地去突破。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要从零开始去突破。

刚才几位朋友他们说到很重要的几个点,首先要尽可能地近距离跟你的对话人接触,因为尽管我们技术很发达,但是还是受限于环境,所以我们要“厚着脸皮”近距离地跟你的对话人谈话,要尽可能地听清。

第二,听和看是可以结合的。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很多人非常地主观地说,我希望我的孩子只靠听。刚才专家也讲到,语言训练是包含口形的,看着口形的时候,其实可以猜到他下一句要讲什么,或者可以提前预知到他在讲什么。

范念军:我插一句,我们每个人讲话是不是都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对方的脸?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是不看对方只顾低头交流地话,是对人的不尊重。所以有些家长大可不必这样,这样不符合我们的社会习惯。如果纯粹进行听力练习,可以留10分钟的时间只靠听,不要看,但是平时讲话的时候千万不要这样。

马翔:在我早年的职场中,经常会遇到很多尴尬的时刻,像听不清,甚至重复听很多遍也听不清。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我那个时候特别年轻,对于自己的专业领域不是很熟悉。所以你必须要对你的岗位有所学习和深入了解,都了解后,再跟你的同事对接的时候,就会快速get到他更多的点,get到点才能聊下去。

袁境远:工作当中还有什么样的场景涉及到沟通?

马翔:设计师这个岗位不像李清这样的需要大量的沟通,但在做对接的时候还是需要做沟通,有时候会遇到喜欢口述,不很喜欢整文件的对接人。职场当中经常会遇到这种没有良好行为习惯的人,你可以私下跟他沟通,我们一个项目比较大的情况下,需要一个文件。

张晗:我觉得我的工作,有一个场景的模式,像我们医院来了病人,这个病人有高血压、糖尿病,医生下医嘱就会要求低盐低脂低糖,这是有一个套路的。我首先对这个病要有一个了解,比如上级大夫说这个病人有糖尿病,那么接下来要开什么药,对这个病人,我会在大脑当中形成一个场景模式,对我下一步的判断是有预见性的。这对听力也是有辅助作用的,不知道其他的工作环境是不是也是这样。

马翔:突然想到一点,在职场上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你要有同理心。可能不会所有人都能够理解你,但是如果你能做到先理解别人,在对接工作的过程当中,能够首先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对方考虑,并且能够输出比较好的方案,反过来二次、三次对接之后,对方会被你的诚意感动,他就会愿意站在你的角度去理解你。

袁境远:

我也是被设计师的思路所打动,我们的沟通不仅用语言、耳朵去听,更多的沟通是用心去沟通,你考虑到别人,别人也考虑到你,这个时候的沟通有效性是远远超过语言的。我们普通的健听人在职场也会遭遇到很多的沟通不畅。而在这些听损朋友这里,如果有更多的人用心和对方、和甲方、和同事伙伴沟通的话,反而能超越更多语言上的障碍。非常感谢大家!

总结一下刚才说的职场上的沟通问题,还有一点,虽然说听能条件、听能补偿条件,包括面对面沟通的距离、嘈杂环境,都是不能够改变的,但是我们嘉宾中的很多人都在用各种各样他们自创的方法,比如说提前进行邮件沟通,提前了解更多背景知识,去跟主任一遍一遍地确认,包括像李清一样提前跟客户说到自己的情况等。我们有很多灵活处理的办法,这些都会帮助我们在职场沟通得更好,也希望大家在这一块有所收获。


未完待续...

话题预告话题四:恋爱中,要不要告诉对方我的听力情况?

话题五:如何看待身边人对听损的看法。

职场、爱情、社交...你所困惑的事,这些听损大神都能给你答案(下),敬请期待喔!


(耳朵树原创,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