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是如何对付顽固性耳鸣的

发布时间:2017-12-27 15:23:08来源:耳朵树作者:朱晓明浏览量:97


作为一个有超过20年的极重度听力损失伴严重耳鸣的患者,我对助听器改善听觉与耳鸣的状况,无疑有着与一般听损人士不一样的要求。

小时候,我经常感冒发烧咳嗽,注射过链霉素这类耳毒性药物,姐姐说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就经常听不到别人在背后叫我,我也发现自己的听力不如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

十岁左右,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左耳持续高音调如蝉鸣声的灾难级的耳鸣,以及莫可名状的眩晕、站立不稳,记得后来还是我小学班主任老师把我护送回家的。那之后,这烦人的耳鸣声一直伴随着我,曾让我一度特别惧怕在安静的课堂上被老师和同学们听到,因为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响、太令人讨厌了!

随着年龄增长,我听力下降的情况越来越明显,以前能听到的衣服摩擦声不知什么时候就再也听不到了,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咀嚼声也不知何时起没有了,对我来说更为糟糕的,是在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我听力不佳的同时,我的耳鸣也越来越严重了!

父亲知道这个情况后带我去医院的五官科检查,医生诊断是感音性听力损失,对于耳鸣则表示没有根治的办法,虽然口服了一段时间中药、做过针灸,但都没有明显的改善。

我的听力损失越来越严重,高考升学受阻、择业受限、心理缺陷等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至,这一连串的重大打击导致我的耳鸣症状更加严重。恼人的耳鸣声让我每天心情烦闷异常,再加上因为听力不好而遭受他人的嘲笑与羞辱,我变得非常容易被激怒,动不动就和他人争吵。严重时,甚至睡眠也受到了影响。

总之,一般听损人士遭遇的困境我都遇到过,加上严重耳鸣带来的各种困扰,我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极重度听力损失伴严重耳鸣和心理缺陷的患者。

因此,在我配第一对助听器的时候,就特别告知验配师我的耳鸣史,验配师说佩戴助听器可以通过放大的环境声来掩蔽耳鸣,事实也是如此。然而,虽然这对助听器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但同时也暴露了很多不足。因为助听器本身功能的局限,嘈杂环境中,我只能关闭助听器来规避我无法忍受的噪声,这样就导致我的耳鸣无法掩蔽。我想寻求更好的耳鸣解决方案。

2008年8月,我很荣幸地获评唯听中国十周年的明星用户,前往丹麦唯听公司总部造访,知道了唯听有禅音功能的助听器,可以解决我这类听损人士受耳鸣困扰的问题。

虽然了解到它并不能让我的耳鸣消失,只是对耳鸣的一种习服疗法,但也让我非常感兴趣!

(注:耳鸣习服疗法又称耳鸣习惯疗法,是指对耳鸣的适应或习惯。)

之后,我没有立即验配当初已经上市的唯听禅音功能助听器,而是选择了等待,等待集无线功能与禅音功能于一体的助听器上市。

在长达一年多的等待期间,我通过唯听中国官网上播放的禅音来体验它对我耳鸣的作用。记得第一次戴上头戴式耳机,通过我的助听器听到不同的禅音曲调时,感觉那就是一种无比美妙的仙乐,没有重复曲调的禅音让我百听不厌,让我一时忘却了耳鸣的存在。从此我养成了坐到电脑前就要听禅音的习惯。

2012年8月,我终于拥有了一对唯听无线功能助听器,这是一款符合我听力要求的助听器。尤其是有三种可以关闭麦克风的禅程序,让我特别满意!有了长达一年多的禅音体验,我已经知道禅音对于我这种听损极其严重的耳鸣人士的好处在哪里。

根据我耳鸣的特点,我让验配师给我设置了安静环境阅读(ZEN AQUA)、助眠(ZEN GREEN)、户外(ZEN SAND)三种禅音程序,根据左、右耳不同的耳鸣声设置好节奏、音调、音量,并全部关闭麦克风,因为我喜欢听纯净的禅音,不想有其他的声音干扰。

另外,通过助听器的无线附件,我可以高保真地欣赏手机或者电脑上的不同曲调的音乐,来释放耳鸣带来的压力。

现在我每天平均佩戴助听器的时间在14个小时以上,除了洗澡睡觉之外,都是戴着助听器。在熟悉各类场景的声音之后,如果没有和他人用言语交流的必要,我都是将助听器切换为我喜欢的禅音或者音乐程序,一边欣赏悠扬的音乐一边做事,心情甭提有多么惬意了!

回想这几年,我无缘无故发脾气的次数比耳鸣音乐疗法之前明显要少了许多,入睡也显得比以前容易,每天早上醒来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持续不断的耳鸣声感到恐惧了!

在对付顽固性耳鸣的道路上,我终于胜利了!


(耳朵树独家稿件,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