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蜗女孩自述:我和我的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7-10-10 16:57:51来源:耳朵树作者:旬娟 浏览量:206


2006年3月9日,一次不经意的小感冒,

使这一天成了我最无助的一天。


这一天,因为药物性听损,宝贵的听力彻底离我而去。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我因为听力的丧失,仿佛变了一个人,暴躁易怒,甚至开始自暴自弃。即使如此,善良的父母也从未放弃对我的救治。从山西到北京,跑了无数次,花了不少钱,甚至也上过不少当,但从未放弃。


也许山重水复疑无路时,

坚持的人,总能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2009年年底,我通过各项检测,成为了免费植入诺尔康人工耳蜗的幸运儿之一,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

2010年初,已失聪四年的我住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忐忑地等待着耳蜗植入的日子到来。还能再像以前一样听到声音吗?我既兴奋又担忧。可喜的是,在解放军总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杨仕明教授的主刀下,手术极为成功。  

一个月后,开机,我听到了,听懂了,兴奋,无比的兴奋,那种兴奋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回忆起那时的情形,一幕幕过往仿若发生在昨天般闪过我的眼前:老师挡着嘴巴念了一些简单的数字和字母,放慢语速和我讲了几句话,我竟然听懂了大半;身后的母亲叫我的小名,我也能听到并答应了!记得那时母亲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记得那时我想到之前无声的四年,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


就在开机两个月后,

我认识了现在的爱人。

我们是老乡,那时他在北京打工,而我经常到北京调机,因为老乡的关系就偶尔帮着捎个东西啥的,慢慢聊着也就熟了。后来,不知从何时起,就变成了恋爱关系。


刚恋爱没多久,我们就一前一后回了老家的县城,虽然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但让人感觉很踏实。我和他的恋爱触动了不少双方的朋友,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和这些朋友三五成群一起玩儿的时候,由于刚开机,吵闹环境下我还做不到可以和任何人随意交流,那会儿他就是我的翻译员。别人都觉得好奇怪,问我“为啥我们说话你听不懂,他说一次你就懂了?”其实想想也见怪不怪,他说话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低低的,就是正常语音和语速,一直把我当正常人一样,所以我和他在一起很自然,完全没有紧张的成份,听的自然好。


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那时我刚开机不久,还无法正常地识别电话、语音),说了一句“某某街开了新餐饮,咱们去尝尝”?本身我听对了,可因为紧张,又怕听错闹笑话,迟迟不敢回答下一句。他以为我没听清,于是加大声音一直说了四五遍,虽然声音大,但是我听的不舒服,而且越紧张越不知所措,好尴尬……

后来他果断挂电话,短信发给我“某某街开了新餐饮,咱们去尝尝”?我还没回复信息,电话又打来了,他又说“某某街开了新餐饮,咱们去尝尝”?这回我一次就听明白了。那之后,我俩电话听不好的时候就这样训练,久而久之,现在我和他打电话基本可以对答如流,不需要再特意用文字交流了。


都说真正的感情,

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


恋爱一年多,他便调到新疆工作,我们持续了2年多的异地恋,每天都靠电话、QQ、微信、语音、视频联系对方,直到2013年年底他辞职。

2014年新年,我们领取了结婚证。结婚纪念日定在我生日那天,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是我的生日,同时也是我的耳蜗手术日。


婚后不久,我们便迎来了爱情的结晶。都说所有的矛盾都是从有了宝宝开始的,但一起生活嘛,难免会有瞌瞌碰碰的,一个闹着一个笑着才是最好的状态,不是吗?


记得宝宝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基本每天24小时戴着耳蜗,从早到晚的要照顾宝宝,除了累,还有各种烦闷……机器也没时间来干燥、清洁和保养,而且我每天戴着机器都很难进入深度睡眠,脾气也变得不好,总之月子里的煎熬,过来人都懂的。雪上加霜的是,我的机器又出现问题了,听声断断续续,让我心中胆怯,虽然干燥后没事了,但我再也不敢24小时戴机睡觉不干燥了。所以后来,就是白天我看宝宝,晚上呢,宝宝就交给我爱人照顾。他能做到这样,我真的很知足了!


虽然我平时交流没问题,但是遇到吵闹环境还是会稍微差一些,因此,不管我自己身体不舒服,还是宝宝偶尔头痛发热的,都是我爱人陪我们去看医生。他给了我很多的关爱与宽容。虽然我们交流很好,但也有听错的时候,有次忘记他说什么来着,我竟然听成他骂我了,直接就还口了,结果他都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莫名地挨了骂,为我问啥?我说出原因后,他也说明白他的意思,我这才知道是我没听明白。闹过几次这样的乌龙事件,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呢。

曾经,有位听障家长(女儿也是做了耳蜗,她很担心孩子的未来,总觉得我特别幸运)问我爱人为啥非要选择我,我爱人说:“和听障的女朋友恋爱结婚并没障碍,习惯就好,看你是否用心去相处了”!


是呀,用心对待,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

(耳朵树独家稿件,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