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耳蜗游江南——旅途中怎样保护耳蜗?景区嘈杂环境下听得如何?

发布时间:2017-09-29 16:48:03来源:耳朵树作者:点石成金浏览量:349

时间过得真快,忙忙碌碌中,我的耳蜗开机已经整整10个月了。耳蜗听的效果越来越好,我的工作和生活也已经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今年8月中旬,和调机师约好时间,我赴上海进行第三次调机,顺便带儿子来了一次上海、杭州、苏州、南京四市江南行。


DAY 1

由于上海离苏州较近,我们此行的第一站选择了杭州。

虽然很多蜗友乘坐过飞机,但我还是担心飞机对耳蜗会有不良影响,而且我们本地没有机场,还需到外地乘坐,也没有到杭州的高铁,所以我们就选择了火车卧铺出行。

出门在外,有的蜗友会很在意别人的目光。对我来说,耳蜗已经成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像我的左手和右手一样重要。我是长发,但并没有刻意把耳蜗藏起来,就这样让它以本来面目在我的长发外肆意张扬。火车上,有人注意到我的耳蜗和助听器时,会好奇地再看一看,或许会想,这是什么新型耳机?如果有人开口问,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什么,但绝大多数人只会好奇地瞄上一眼。在生活的重压和匆匆的脚步中,你或者我都只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注意到耳蜗的人仅仅是对新事物的好奇,而这好奇也是短短一瞬,很快他们就又会被别的人或事吸引了目光,所以我们耳蜗植入者大可不必太过在意,也许他只是越过你头顶看向你身后的美女呢!

那天在火车上,晚上入睡前,我摘下耳蜗和助听器去洗漱,看见对面的小姑娘在悄悄看我,当她看到我发现了她在看我时,迅速转过脸去,装模作样地摆弄着手机。我心中暗暗好笑,其实大部分人是善良的,不想因为自己的额外关注伤害到残障者的脆弱心灵。


DAY 2

第二天,抵达杭州。找到预定好的旅店,我们放下行李,吃过午饭,直奔西湖。

到了西湖,乘游船是必不可少的了。这次出行前,了解到各大景点都有对残疾人减免门票的优惠政策,我随身携带着残疾证,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西湖游船票价55元,儿子拿学生证买票还要45呢,而持残疾证购票是35元,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残疾人待遇,在感慨国家的残疾人政策相当给力的同时,也是悲喜交加,一言难尽!

乘船徜徉在西湖的山光水色之间,我仿佛回到了20年前,只是山河依旧,物是人非,我的耳朵再也回不到从前。游完湖中岛,排队等游船离岛时,忽然飘起了小雨,我赶快撑起了伞,儿子嘟哝着:“妈,人家别人都没撑伞。”确实,蜿蜒着的长长队伍中,只有廖廖数人撑着伞。斜风细雨中的西湖有着别样的美,炎炎夏日,大家在美景中体会着难得的清凉。白娘子如果不撑伞,还会遇到许仙吗?我暗暗嘀咕着,理直气壮地告诉儿子,我要保护耳蜗!偶尔雨伞会不小心碰上前后的人,但是为了耳蜗,我必须得撑伞啊。儿子无奈地看着特立独行的我,转过身去,大概心中在默默念叨着:我不认识身后的这个人。


晚上我本想去河坊街的新周记吃饭,因为白天远远地看到有许多人坐着凳子在饭店外面排队,搜了搜网上的评价相当不错,这个热闹一定要凑啊!但儿子执意要尝尝小吃街的各路小吃,那就跟着这个小吃货走吧。炸河蟹、炸蝎子、叫花鸡、撸串.......儿子吃得不亦乐乎,心满意足。我侧耳听着他问价,本想感受标准普通话和吴侬软语的碰撞,但本地人的口音听来也就是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嘛,《天龙八部》中阿朱阿碧的软糯甜美的声音无处可觅。河坊街的商业化,带来了区域的经济繁荣,也带走了老城的闲适和韵味,灯火阑珊的夜晚过后,想必会留下一地的垃圾和脏污的街道吧。


DAY 3

第三天,钱塘江、六和塔、灵隐寺、岳飞庙,我一路欣赏着杭州的名胜古迹,也享受着免门票的优惠待遇,儿子主动承担了排队给自己买票、问路、打车的工作,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我只需要跟着这个13岁的小伙子走就行了。正值暑假旅游旺季,景区里到处都是大手牵小手携子出游的人群。嘈杂环境中,虽然耳蜗有降噪功能,听音仍然会受到影响,没有在安静环境下听得那么清楚,但我在儿子的陪伴下,并未觉得有什么不便。儿子听着讲解器的讲解,还会不时地告诉我这是什么景点,有什么传说或来历等。这天晚上,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等待,我也终于如愿以偿地坐在新周记里,品尝东坡肉、西湖醋鱼、桂花藕等杭州传统名菜,大快朵颐。


DAY 4

第四天,我们乘高铁抵达上海,此行最重要的事之一——调机还在等着我。到公司时已将近11点,王老师正在等我们。我摘下耳蜗,王老师把耳蜗连上调机导线又戴回到我头上。了解我听力情况后,经过一番思索,开始对各通道的音频逐一进行调整,然后问我听到的声音是否舒适,根据我反馈的情况再次进行调整。之后再试听,再调整,调完机后,又让我对比之前的程序试听,比较之后感觉新程序听到的声音更清晰,更悦耳了。因为之前听一个蜗友说可以打开一个开关,用苹果手机接听时效果会更好,我让王老师打开了这个开关(王老师告诉我了,我又忘了这个开关叫啥了...),并用她的手机试听了一下,并没有觉得比我的三星听得更好嘛,但还是保留下了打开后的程序做为备用。

王老师告诉我,不同的人用不同手机接听的效果也不同,有人用苹果听得好,有人用三星听得好,有人用苹果7听不好,但用苹果4听得好,因人而异,这下我就放心了,不用卖肾买IPHONE了。调完机已经12点左右,还有一个蜗宝的爸爸妈妈等在外面,我向王老师告别后,她又沉浸在下一个调机工作之中。

晚上,带孩子去登东方明珠电视塔,又一次享受到优惠待遇,持证打6折,虽然没有免票,但6折也省了将近百元呢,话说大上海的吃住玩是真心贵啊。在汗流浃背的人群中,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登塔长龙,简直和突聋一样让人怀疑人生。我拖着沉重的双腿,一边担心着我的耳蜗会不会因为出汗太多受潮罢工,一边以蜗牛般的速度缓慢移动。5点半排队登塔,将近11点离开,其中排队时间在4小时左右,真正的浏览时间大概也就1个半小时。站在东方明珠220米高处,夜上海高楼林立,灯光璀璨,光怪陆离。无数年轻人心怀梦想来到上海,滚滚人流中,不知有多少人落地生根,又有多少人黯然离开,也不知明天的上海会成为谁的故乡,又是谁的他乡。上海——这个数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因为有给了我耳朵新生的主刀医生迟放鲁教授,有热心助人的苏文大哥、细致周到的业务员顾姐、认真的调机师王老师,还有给我许多帮助、鼓励的蜗友和网友们,不再只是地图上的一个名字,于我来说生动鲜活了起来,也让我多了一丝丝牵挂。


DAY 5

第五天,出发去迪士尼乐园。由于孩子头天晚上太累起晚了,之前在网上查的各种攻略全都用不上了,因为所有的攻略总结的最重要两个字就是:早到,而我们已明显做不到第一批入园了。到达乐园,我买了一张7.5折的优惠票,孩子由于之前网上订票了直接刷身份证入园换票,排在长长的队尾耐心等待入园。入园之后,到游客中心凭残疾证办理DAS通行证。(DAS通行证没有预约次数和间隔时间限制,但是预约时间是按之前排队等候的人数来确定的,预约项目完成之后才可以预约下一个项目,所以两次预约之间的时间可以选择一些游客较少的项目或观看歌舞剧,充分利用时间。)

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穿越地平线和超极速光轮确实名不虚传,提醒各位蜗友一下,玩极速光轮一定要摘下耳蜗哦,不然耳蜗会甩出去的!此外,我们还玩了两个小项目,看了两场音乐剧,但由于等候时间实在太长,因为时间关系,一些网评很好的项目只能失之交臂了。或许每一次旅行都会留下遗憾,但也为我们的下一次相逢埋下了契机,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有很多遗憾但却没有返程票的旅行。


DAY 6


(图片来自一只兔子one ,站酷 )

第六天,出发去苏州。在苏州博物馆外,顶着烈日排了半个小时的队,儿子在入口前询问后过来告诉我,我们可以走绿色通道。于是我们从长队中出来,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提前入馆了。我边走边对儿子说,其实我不想走绿色通道。儿子问我,为什么啊?我对儿子说,如果继续在那排队,说明你妈还是个健听人啊,就像有人说的,能照顾别人是福气,因为这说明你是健康的。儿子冲我翻个白眼:矫情。


苏州博物馆是著名华人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设计建造的,毗邻拙政园、狮子林,白墙灰瓦,风韵独特,完美地融入了苏州园林之中。适值苏州博物馆正在举办青铜器等专题展览,丰富的展品来自全国各大博物馆,琳琅满目,古韵悠悠,让人大开眼界。


DAY 7

离开苏州到南京,参观了中山陵、明孝陵、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馆址,瞻仰了革命先驱、开国大帝,追悼了惨死在日军屠刀下的30万无辜亡魂后,我们踏上了归途。


一路走来,我总结了,由于基本上处于人多嘈杂的环境中,我在杂乱环境的听力有了提高,即使身处人群中,孩子和我说话大部分时候也没有问题。但是乘坐地铁时,由于噪音太大,人群拥簇,听得就不好,这时儿子会用手势辅助一下。地铁报站听得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收听地铁报站、到站提醒下车的任务就全程交给了儿子,儿子不负重托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我也对照电子屏和路线图听着一次次报站锻炼自己的听力。如果我们的位置恰好在地铁车厢的车头或车尾,可以看到显示屏,对照着屏幕再听,觉得其实报站很清楚,但离开屏幕还是会出现误听,看来对一些陌生的词汇还是要不断熟悉,提高自己的分辨率。

有网友对我说,有钱有闲真好。其实,来一场就走就走的旅行真的不是有钱没钱,有闲没闲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想法,有没有行动的问题。做为听障者,我们的人生之路注定比健听者来得更曲折、更坎坷,一路风雨兼程的走来,偶尔放慢脚步去看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品品茶香、听听禅意,会让我们感悟人生的甜与美,以更大的勇气直面人生的苦与悲。

(耳朵树独家稿件,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