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亦军和她的人工耳蜗事业

发布时间:2017-12-05 10:56:26来源:耳朵树浏览量:137

人工耳蜗植入手术迄今已在中国有5万多例的植入。在这个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工器官的帮助下,重度极重度听损用户可以回到有声世界、回归主流社会。而伴随中国人工耳蜗植入20多年发展的,有这样一位女性——宝迪康的创始人张亦军


我并不想用“有社会责任感、有爱心的企业家”来形容她,因为这应该是从事人工耳蜗行业就应该具备的基本道德,太多谈论便显得单薄。对消费者而言,打造专业的品牌与团队,提供专业、负责的产品与服务,才是最高的要求,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推动行业发展的有力实践。

谈到宝迪康,耳朵树曾经遇到一位用户,当时她是某耳蜗产品(该品牌未上市)的临床试验者,但试验失败需要再次植入人工耳蜗以挽救听力。第二天要手术了,谈好的某品牌耳蜗的业务代表却失联了,可能是担心二次手术效果不好吧。这时候宝迪康的业务代表出现了,协助医院为该用户植入了澳大利亚耳蜗,植入效果良好。那么宝迪康究竟是“不管效果怎样,卖耳蜗收钱”,还是“经过分析,认定用户植入效果可预期,为了帮助用户而提供产品”?这两种矛盾的结论一致萦绕在脑海,客观的说,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冷眼旁观、挑剔的审视宝迪康的一切。


“走近我、了解我、喜欢我”

耳朵树作为一个年轻的企业,经常遇到各种莫名其妙的敌视与诋毁,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欢迎你走近我、了解我、喜欢我”。庆幸的是这句话也帮我们赢得了诸多真正热爱听力事业的前辈们的认可。

同样,这句话也应该适用于耳朵树对待其他的行业内公司,比如宝迪康。


“让爱有声  聆听世界”,宝迪康20周年的庆典选择了山水美术馆作为场地,墙面上展示着在中国人工耳蜗行业20多年中宝迪康的风雨艰行,展示着多才多艺的用户们的作品。

20年,宝迪康从最初的3人到现在的近百人,累积服务人数15000余人,从单一的人工耳蜗业务拓展到了集“人工耳蜗术前咨询和就诊、助听器验配、术后及验配后评估、售后服务和言语康复”为一体的贯穿整个听力产业链的生态级企业。

澳大利亚耳蜗(Cochlear公司)大中华区总经理李新宇,在耳朵树之前的采访中,也表达了Cochlear在中国的“生态圈”战略,在成都建立Cochlear生产基地后,Cochlear将发力“耳蜗产品研发生产、耳蜗植入、听力学人才培养”的一揽子计划。李总代表Cochlear感谢了张亦军女士在20年间对人工耳蜗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互赠了象征20年情谊的礼品,战略目标的一致使他们英雄惜英雄。



张亦军和她的马斯洛模型

对于一个企业,长久生存的要务就是“满足客户的需求”。而对人工耳蜗植入者来说,需求是变化的,也是长周期的。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提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一个人工耳蜗植入者的需求:

1、生理需求——“我要听到、听好”。

“听到”这个是由耳蜗产品、医生手术、个人特质决定的,张亦军一直坚持用最好的耳蜗、到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医生植入、要求团队根据用户的检查报告和心理预期做最佳的解决方案。

而“听好”,举个例子:人工耳蜗调机在很多用户的印象中很简单,在哪儿都能做,宾馆房间、楼道、会议室都可以,只要通过神经遥感反应监测就能调机。而事实上,特别是小龄用户,听力师的专业性、技巧以及在调机时辅助专业的听力言语能力及评估是十分必要的。宝迪康在其总部配备了相关的硬件及团队。

2、安全需求——“人工耳蜗不要坏,坏了能修,修要快”。

人工耳蜗植入体的设计寿命是70年,到目前为止全球最早的植入者也只是植入40年,那么对产品的累计坏损率统计列入监管十分重要。因此各家耳蜗每年都要发布CRS(累计存活率)报告,而药监部门对这个数据要求非常高,澳大利亚耳蜗在这方面一直走在行业的前列。一旦有植入体故障,张亦军说:“我们绝不躲事,一定配合厂商、医院为用户排忧解难。为此,个人被批评、被责难,我可以理解,也能够接受。”

为了维修快捷方便,张亦军要求宝迪康公司建立了“言语处理器维修中心”,并在维修期间为用户提供备用机。宝迪康的售后服务总监李学军,这位在澳大利亚期间会悄悄早起给孩子们买零食的帅叔叔,深受用户的信任和喜爱。


3、社交需求——“回归主流是目标,但需要支持”。

每年一度的宝迪康用户聚会,形式多样,“艺术作品展”、“下午茶”、“朗诵会”,邀请部分用户去澳大利亚参观旅游。活动不再是“客户推介会”,而是真正让用户彼此鼓励,去回归生活的品质。


4、尊重需求——“被认可”。

宝迪康已经成立了“大学助学金”。20年过去了,很多植入人工耳蜗的小朋友已经长大,经历过高考,他们进入了大学就读。而为了鼓励这些孩子,宝迪康设立了助学金。今年共有孙川霖、王天一、黄一凡、汪伊美、吕维汉、王佳宜、林炜、崔佳宁、张坦、刘哲源10位应届毕业生获得了“宝迪康大学生助学基金”。


在宝迪康的市场活动中,越发尊重用户。20周年的庆典,硬是被组织成了“用户作品展览”,而之前也有“才艺表演”、“绘画大赛”……要想人工耳蜗用户回到主流社会,首先要有自我的认可,需要为他们搭建一个舞台。

5、自我实现需求——“虽取决于主观际遇,但尽可能帮助”。

自我实现是一个很高的需求,它并不是宝迪康的义务,更多取决于用户自身的努力和个人的际遇。但没关系,这依旧是张亦军努力去推动的事情。

“创业沙龙”,张亦军邀请自己企业的朋友、投资人,为创业的用户提供咨询指导,甚至连“开家串串店”这样的小项目,都耐心指导。

用户中有不少孩子学了艺术,张亦军也在考虑如何给她的用户们提供更好的艺术学习和鉴赏机会。


团队是做事的保证,但新阶段的布局

只是一个开始当行业里还在喋喋不休地议论宝迪康发展速度降低、市场压力大时,作为当事人的宝迪康和张亦军,已经悄然完成了新一阶段的业务布局。

“走近你、了解你、认可你”,在与宝迪康接触的过程中,张亦军女士、市场经理蒲昱均女士、售后总监李学军先生、销售总监康树强先生、中澳康复王玉瑾老师,都给耳朵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20周年的现场,十多位在宝迪康长期服务的老员工获得了荣誉奖章,对中国听力行业而言,人才的短缺和职业天花板较低是限制发展的瓶颈,因此应该敬佩张亦军女士建立了一支热情而负责的团队。


耳朵树写这篇文章,固然是要夸赞张亦军女士和宝迪康公司过去20年的努力与成果,但也表达自己的立场与期望——我们始终会有一只眼睛盯着宝迪康。在耳朵树看来,宝迪康和张亦军女士过去的20年到现在为止只是完成了新一阶段的布局,走在了行业同行者的前面,但远远谈不上质变。例如目前只是在总部建立了听力学硬件和团队,而用户不全是北京的,建立覆盖服务区域的服务中心网络和更专业的硬件和团队的难度很大,但顾客很需要。


感谢并期待张亦军女士的马斯洛模型更加完备,不要让中国的听损人士失望。


(耳朵树原创,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