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树生主任:独立完成耳蜗手术年轻医生的培养心得

发布时间:2017-11-29 17:28:16来源:耳朵树浏览量:132


Q耳朵树:

龚主任,您好。我有幸关注了您的微信朋友圈。经常看到您谈到年轻医生的成长、外地进修医生的收获等等。要让中国的听损人士广泛受益,可能光靠像您一样技术高超、医德高尚的医生们付出是不够的,那么我想请您谈谈年轻医生的培养心得?谢谢。

A龚树生主任:

确实,年轻人就是未来的希望。一个手术,也不仅是一个医生的优秀,更重要的是一个精干的团队。从在武汉到北京,这么多年我一直认定一个想法,就是保持开放心态,教学相长。经过20多年的学习实践,标准的人工耳蜗植入目前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难度很高的手术,功底较好的医生可以很好的完成植入,目前国内独立完成人工耳蜗植入手术的医生应该已经有100多位。而复杂情况的植入手术比如不同类型的内耳畸形,需要经验积累、研究最佳的植入方法。

在北京友谊医院,一方面手术采用了高清晰度的显示屏、3D手术模拟等工具,提高医生学习的便利性;另一方面我要求进修的年轻医生一定要准备好大容量的移动硬盘,把已有的手术录像拷走,观看学习。我也一直关注着这些年轻人的成长,言无不尽、毫无保留。我不怕你超过我,你要能超过我我才高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也是一个教师应有的心态。我很高兴在友谊医院学习过的医生回到当地成为业务骨干。

现在年轻人好学、爱学,学习的科技手段也很多,对业务的追求越来越高,成长很快。教学相长,我自己也能提高嘛。

附:龚主任专访:

耳朵树专访金叶奖得主龚树生主任:好医生的标准


Q耳朵树:

目前澳大利亚科利耳人工耳蜗在中国已经帮助了30000名极重度听损人士回到了有声世界,多通道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在中国已经开展了22年。据我们所知,首批开展人工耳蜗植入手术的医生是在澳大利亚科利耳的支持下接受培训的。那么我想请科利耳中国区的李新宇总经理谈谈在帮助中国听力人才培养方面,是否有明确的下一步计划。

A科利耳中国区总经理李新宇:

科利耳是人工耳蜗的发明者,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总部位于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从Clark教授发明人工耳蜗、创办科利耳公司开始,科利耳公司一直致力于帮助更多的听损人士回到有声世界。

22年前,科利耳将人工耳蜗带入中国,应该讲不只首批人工耳蜗植入专家是澳洲培养的,很多医生都是在科利耳进修、通过科利耳体系的培训成长起来。正是这些专家的精益求精,科利耳在中国已经帮助了30000例用户重建听力,回归有声世界。目前国内已经有了很多顶级的人工耳蜗植入医生,像北京友谊医院的龚树生主任团队,是非常高水准的耳蜗植入团队。科利耳每年都会邀请国际顶级的耳科专家来中国做学术交流,像Thomas Roland教授;也会邀请中国的医生赴澳洲参加培训。大概每年有150位左右的医生能够接受人工耳蜗手术培训。

与人工耳蜗植入医生同样重要的,是听力学团队的建立、术后听力语言康复教师的培养,这些目前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今年我们已经在成都投资建设了人工耳蜗研发生产基地,邀请澳洲的听力学家和康复专家深入到中国内地,举办听力学培训班和康复教师培训班。因此科利耳希望在中国打造一个听力行业的生态圈,更有力推动人才成长和行业发展。


Q耳朵树:

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帮助听损群体的慈善基金和基金会,过去主要集中在帮助患者方面,未来对听力人才培养会有涉及吗?

A听基会何汉理事长:

行业人才目前十分缺乏,医生、听力师、康复教师的需求都十分迫切,很多三甲医院都无法独立完成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听力师和康复教师的收入和进修都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已经成立了听力医学人才发展基金,希望做一些扎实的基础工作,我们也邀请了龚树生主任担任我们专家委员会的主席。

A第一声音张女士:

第一声音是我们的一个公益慈善项目,听力领域确实专业性非常高,我们在教育、医疗方面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努力。之后我们还是围绕公众意识、患者教育方面做一些工作。像接下来我们马上要举办的孩子们的读诗活动,让他们更美的声音呈现给公众。


(耳朵树原创,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