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去帮助,总是去抚慰”——记北京友谊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主任龚树生公益报告会

发布时间:2017-11-29 17:17:32来源:耳朵树浏览量:218


提起龚树生教授,人们总是会把他和人工耳蜗这个词联系起来。似乎人工耳蜗带给他的成就和美誉是难以计算的。而很少有人知道,为了让更多患者回归有声世界,龚树生教授奉献的是他全部的时间、精力和热爱。

人工耳蜗植入,这个听上去并不很艰深的手术,若想达到植入准确无误、不伤及头部其他器官组织将对患者的伤害降到最低,同时还要能应付各种内耳畸形造成的疑难病症,没有相当成熟的中耳手术经验和大量、精微的人工耳蜗植入经历,很难做到。手术台上的孩子,原本无法聆听世界的声音,家长们经不起手术失败的压力。而这也无形中增加了手术医生的心理压力,独自进行着艰辛的手术。

也因此,迄今为止,国内成熟的人工耳蜗植入医生,只有近百名



老少边穷地区的无偿义诊

北京友谊医院负担着艰苦地区医疗资源对口扶持的任务,龚树生作为耳鼻喉头颈外科的主任,需要经常深入老少边穷地区。

云南红河自治州,接连十几个小时的一路颠簸,一天二十多台的手术量需要龚主任和他的团队去完成。手把手地教当地医生从如何使用显微镜开始,一步步向幽深、崎岖的内耳展开“攻势”。往往,一名当地医生要成功“晋级”为合格的人工耳蜗植入医师,需要龚树生带着他们做上四五十台手术,才能顺利过关。

青海玉树,澳大利亚人工耳蜗的经销商宝迪康公司曾组织医疗队伍奔赴震后灾区,为当地深陷地震和耳聋双重灾祸的玉树聋儿,植入人工耳蜗。龚树生带领的医疗队,一面踏着无路可走的碎石和洼地,去看望让他们放心不下的孩子们,一面和玉树的医生一起,为当地病患紧急展开义诊。那段日子里,藏民们挤在医院的大厅里、走廊里,却没有发出什么声响、秩序井然。这里的藏民对龚主任医疗团队的行为看在眼里、暖在心里,点亮了一盏希望的灯。



让生命听见声音

在回京的汽车上,龚树生凝视着窗外渐行渐远的玉树,遗憾没有在这里多呆些日子,多陪陪这里眼神坚韧的老少藏民,该把这样的义诊和帮扶形成常态。之后的几年内,他又亲赴青海十多次。现在,当地的医生已经可以独立开展耳蜗植入手术,让声音有生命,让生命听见声音,已经不是青海听障家庭的梦境了。

受益于国家的政策扶持,特别是2012年以来中国国家聋儿救助“七彩梦”行动,目前中国已有5万多名极重度听损用户植入了人工耳蜗。而龚树生对全国性耳蜗植入技术的帮扶,也渐次开展。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郑州大学第一医院、广州儿童医院、南京同仁医院、武汉中心医院、浙江大学儿童医院、上海儿童医院、温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都先后得到了龚树生在耳蜗植入技术上的指导和支持,并成为全国性人工耳蜗植入定点医院。

而这些亲临现场的悉心指导,全部都是龚树生利用周末和假期完成的。我们享受轻松、愉快的休假时,龚主任却大多在舟车劳顿和手术台前满负荷运转中,把假期过成了和时间赛跑的征途。



经常去帮助,总是去抚慰

曾经有一位爱心人士,是龚树生亲自为他植入了耳蜗,感慨于人工耳蜗带给自己的神奇力量和龚树生的德艺双馨,出院之际,他主动给友谊医院耳鼻喉科捐献了百万元的爱心基金。

有了这笔资金,每当遇到因为家庭困难,无法全额完成人工耳蜗植入的病患,龚树生常常主动解囊,为他们免去手术费用,或是部分人工耳蜗花费,让原本已抱定无缘有声世界的生命,又有机会听到高山流水、莺啼虫鸣……这个并不算大的公益资金池,迄今已帮到了100多个孩子。而龚树生也在运用自己在人工耳蜗手术领域的影响力,去要求设备厂商尽可能的降价,以便更多患者有植入耳蜗的机会,也获得了科利耳公司的尊重与配合。


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高级知识分子或许会有一些清高姿态,但龚树生明显不是。他大气爽朗、热情备至。如果说,公益是一种特定时间、特定地点下的特殊作为,那龚树生的公益则是随时、随地,个人的荣辱得失已经没那么重要。


结语:

龚树生告诉身边人,医生这个职业本身有社会公益性,把自己的技术、知识奉献给社会、服务于有需要之人,是此生最有意义的事。“我们也许不能给每一位病患都解除苦痛,但至少,我们为他们尽了最大努力”。

正如提炼出结核杆菌的医生特鲁多墓碑上雕刻的,医生是“偶尔去治愈、经常去帮助,总是去抚慰”!



(文中照片摄影:光明网李运恒)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